中央政府门户网 | 陕西省政府门户网 | 延安市政府门户网
 
 首 页 | 走进延长 | 新闻中心 | 信息公开 | 办事服务 | 政民互动 | 招商引资 | 三农服务 | 旅游文化 
 
最新消息 04月08日 刘成新-----诚心干实事 山村大变样       03月06日 延长县举行“学雷锋志愿服务”宣传活动       01月24日 大山里的剪纸非遗传承人一一刘琴       01月16日 大山里的母亲       12月15日 从乡村小兽医到致富“活财神” ——记全省“让社会感动的陕西畜牧人”刘剑 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新闻中心>>专题专栏>>精神文明>>正文
 
霍延清------乌鸟私情愿乞终养


延长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 www.yanchangxian.gov.cn    2017-09-12  
 

人常说,久病床前无孝子。但家住延长县黑家堡镇瓦村的48岁村民霍延清,却用十年如一日的坚守,向人们阐述了“乌鸟私情,愿乞终养”的美德。十多年来,母亲久卧病榻,亲人不断离开,可霍延清却从未想过放弃。“我小的时候,妈妈也是这么照顾我的,现在轮到我报答她的养育之恩了。” 
  2007年,霍延清的母亲朱贵香不慎从家中的土炕上摔下来,经医院诊断为脑梗。当时正在志丹县打工的霍延清得知母亲住院的消息后,便急忙赶回延长县。这一回,便是十余年的坚守,期间,他始终陪伴在母亲身边,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病榻上的母亲。 
  母亲患病的头一年,生活还能自理,霍延清一个人照顾着还游刃有余。第二年,母亲的病情加重,生活彻底不能自理。从那时起,霍延清每天只能休息四五个小时。由于母亲大小便失禁,霍延清需要时刻陪在她身边照看清理。朱贵香有时意识清醒时会一直咬着霍延清的手指或衣服,像一个没有依靠的孩子一样孤独无助。每每想起母亲的举动,霍延清总是默默地流泪,他觉得自己就是母亲在弥留之际唯一可以抓住的一根稻草。 
  虽然母亲久卧病榻多年,但在霍延清的精心照料下,她的屋内干净整洁,四套干净的被褥整齐地摆放在炕上,房间里没有一丝异味。 
  近两年来,朱贵香意识模糊,已经无法和霍延清交流。帮助母亲排便是霍延清最担心的事,因为一不小心,朱贵香就可能摔倒在地。他得把母亲从床上或炕上慢慢地扶起来,靠到墙上或被子上,等母亲完全坐稳后,再把拐杖递到母亲手中。等她握紧之后,霍延清再小心地搀扶着母亲,一只手扶着,另一只手挪一下腿,停一下,再挪一下拐杖,一步两挪,普通人一两分钟能走到的地方,他和母亲要走十几分钟。 
  这些年,霍延清像照顾孩子一般照顾着母亲,不离不弃,关怀入微,已过不惑之年的他依旧单身。邻里乡亲有人劝他,母亲已经这个样子了,让他多为自己以后的日子考虑。每次听到这样的话,霍延清总是坚定地说:“撂不下,也不能撂,我小时候妈妈也是这样照顾我的,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,我就要好好照顾她。” 
  祸不单行,2011年,66岁的哥哥霍延成被诊断出患有脑梗和心肌梗塞。这一病,霍延清身上的担子更重了。由于哥哥也没有成家,霍延清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哥哥的责任,直到2012年哥哥去世。 
  2013年,79岁的父亲霍俊发患病,被诊断为食道癌,先后在延长县人民医院、延大附院治疗,最终因为病情加重去世。 
  哥哥和父亲相继离世后,照顾母亲成为了霍延清生活的全部,也成为了他活着的精神支柱。照顾母亲多年,由于饮食和休息不规律,霍延清落了一身病,常年吃着护肝片。 
  霍延清的邻居苏仲德说:“这娃不容易啊,照顾老人这么多年了,从不厌烦,真是孝顺得没话说。能有这么个好儿子,他母亲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”(来源:延安日报 记者马政 通讯员李越)

打印    收藏
上一条:县文明办开展“9.20公民道德宣传日”活动
下一条:巾帼不让须眉——记延长县雷赤镇雷多村优秀党支部书记郝宿梅
关闭窗口
 
网站总访问量: 人次
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新闻中心>>专题专栏>>精神文明>>正文

霍延清------乌鸟私情愿乞终养
 

人常说,久病床前无孝子。但家住延长县黑家堡镇瓦村的48岁村民霍延清,却用十年如一日的坚守,向人们阐述了“乌鸟私情,愿乞终养”的美德。十多年来,母亲久卧病榻,亲人不断离开,可霍延清却从未想过放弃。“我小的时候,妈妈也是这么照顾我的,现在轮到我报答她的养育之恩了。” 
  2007年,霍延清的母亲朱贵香不慎从家中的土炕上摔下来,经医院诊断为脑梗。当时正在志丹县打工的霍延清得知母亲住院的消息后,便急忙赶回延长县。这一回,便是十余年的坚守,期间,他始终陪伴在母亲身边,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病榻上的母亲。 
  母亲患病的头一年,生活还能自理,霍延清一个人照顾着还游刃有余。第二年,母亲的病情加重,生活彻底不能自理。从那时起,霍延清每天只能休息四五个小时。由于母亲大小便失禁,霍延清需要时刻陪在她身边照看清理。朱贵香有时意识清醒时会一直咬着霍延清的手指或衣服,像一个没有依靠的孩子一样孤独无助。每每想起母亲的举动,霍延清总是默默地流泪,他觉得自己就是母亲在弥留之际唯一可以抓住的一根稻草。 
  虽然母亲久卧病榻多年,但在霍延清的精心照料下,她的屋内干净整洁,四套干净的被褥整齐地摆放在炕上,房间里没有一丝异味。 
  近两年来,朱贵香意识模糊,已经无法和霍延清交流。帮助母亲排便是霍延清最担心的事,因为一不小心,朱贵香就可能摔倒在地。他得把母亲从床上或炕上慢慢地扶起来,靠到墙上或被子上,等母亲完全坐稳后,再把拐杖递到母亲手中。等她握紧之后,霍延清再小心地搀扶着母亲,一只手扶着,另一只手挪一下腿,停一下,再挪一下拐杖,一步两挪,普通人一两分钟能走到的地方,他和母亲要走十几分钟。 
  这些年,霍延清像照顾孩子一般照顾着母亲,不离不弃,关怀入微,已过不惑之年的他依旧单身。邻里乡亲有人劝他,母亲已经这个样子了,让他多为自己以后的日子考虑。每次听到这样的话,霍延清总是坚定地说:“撂不下,也不能撂,我小时候妈妈也是这样照顾我的,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,我就要好好照顾她。” 
  祸不单行,2011年,66岁的哥哥霍延成被诊断出患有脑梗和心肌梗塞。这一病,霍延清身上的担子更重了。由于哥哥也没有成家,霍延清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哥哥的责任,直到2012年哥哥去世。 
  2013年,79岁的父亲霍俊发患病,被诊断为食道癌,先后在延长县人民医院、延大附院治疗,最终因为病情加重去世。 
  哥哥和父亲相继离世后,照顾母亲成为了霍延清生活的全部,也成为了他活着的精神支柱。照顾母亲多年,由于饮食和休息不规律,霍延清落了一身病,常年吃着护肝片。 
  霍延清的邻居苏仲德说:“这娃不容易啊,照顾老人这么多年了,从不厌烦,真是孝顺得没话说。能有这么个好儿子,他母亲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”(来源:延安日报 记者马政 通讯员李越)

关闭窗口
延长县人民政府主办
延长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延长县信息办承办
地址:延长县政府办公大楼 电话:0911-86154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