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政府门户网 | 陕西省政府门户网 | 延安市政府门户网
 
 首 页 | 走进延长 | 新闻中心 | 信息公开 | 办事服务 | 政民互动 | 招商引资 | 三农服务 | 旅游文化 
 
最新消息 09月12日 狗头山在诉说       04月13日 狼神山的传说       10月12日 “姑姑弯”的来历       02月10日 延长县城的传说       02月10日 杨家总兵陵园的传说 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走进延长>>延长文化>>正文
 
曹娘娘庙的传说


延长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 www.yanchangxian.gov.cn    2015-02-10 09:56  
 

 

雷赤有个偏僻的小山村,叫曹家河。相传在很早以前,这里常常干旱无雨,水贵如油。有一年,连小河也干涸了,村民吃水更加困难,要到五里路外用毛驴去驮。村南的一个窑科里有两孔窑洞,住着一对青年夫妇。身边尚无儿女,只有一个妹妹,年方十六,聪明漂亮,心地善良,人们都叫她曹娘娘。只因缺水,洗不上脸,看上去有点脏。天长日久,“曹”字叫成了“脏”字。直到现在,这一带的人,把“脏”了都叫“曹”了,把“曹了”,也叫“脏了”,弄得“曹”、“脏”不分。曹娘娘12岁上死了双亲,只好跟哥哥嫂嫂过日子。

哥哥整天忙于干活,下地种庄稼,上山拾柴禾,对妹妹还算可以。但狠心的嫂嫂对她却很不好,轻则骂,重则打,处处刁难,常常寻事。家里原先只有10只羊,自曹娘娘当了羊倌,没几年就繁殖到50多只。曹娘娘12岁开始放羊,从小疼爱牲灵。

有一天,她放羊回家,走到十字路口,拾到一只猫、一只狗。这两只小牲灵饿得皮包骨头,嗷嗷直叫。她觉得怪可怜的,便抱回家来。可是嫂子嫌费粮,不让她喂。曹娘娘宁愿自己少吃一口,也要偷着喂它们。晚上还和猫狗睡在一起。

嫂嫂不光让她放羊,还要她每天纺2斤棉花。在山里一边放羊,一边纺线。放羊不能背纺车,2斤棉花怎能纺成线?嫂子故意刁难她,恶狠狠地说:“如果纺不完,晚上回来就别想吃饭!”

头一天,曹娘娘战战兢兢,手不停地捻,直捻到月儿上了山,才捻了一半。她又累又饿,胆颤心惊地把羊赶回圈里。刚一转身,嫂子竖眉瞪眼来到她的身边,大吼一声:“捻完没有?”

“没,没有……”

“你这贼女子,一天到地里光知道睡觉!”嫂子说完,抬起手来,抓住她的头发就打,还严厉地说:“回那窑里睡觉去,今晚别吃饭!”转身回去,就把门关上了。不顾哥哥怎么说,她都不让开门。

可怜的曹娘娘早已哭成泪人儿,肚子饿得咕咕叫,只好搂着猫狗睡觉。夜深,月牙儿高高地挂在天边,寒风一阵阵刮进破窗户。她冷得缩成一团,怎么也睡不着。此时,她非常想念爸和妈。小时候,妈妈是那样疼爱她,夜里常常是妈妈搂着她睡,妈妈用自己的身体暖着她。老天杀人不长眼,爸死了还不到两个月,妈也跟着去了。妈临咽气时,流着眼泪把她抱在胸前,拉着哥哥的手说:“我死后,你一定要把妹妹养活成人,我在阴间也就能合眼了。”

曹娘娘想起这些,越哭越伤心,不由呼喊起来:“妈妈,妈妈呀。你快来,你快来呀,把我领了去吧……”

忽然,她听见怀里有说话的声音:“别哭啦,明天你领着我们,我们帮你纺线。”她猛然一惊,原来是依偎在她怀里的猫和狗给她说话,还用舌头舔她脸上的泪水呢。

哥哥睡在隔壁的窑里,听见妹妹的哭声,心都要碎了。他平日就怕婆姨,只好在被窝里伤心地偷着哭。等婆姨睡熟了,偷偷溜下炕,拿了个窝窝头,来到妹妹睡的窑门口,从窗眼里把窝窝头递进去,哭着说:“快吃吧,妹妹,哥哥实在对不住你呀……”

曹娘娘接过窝窝头,拉住哥哥的手,哭着说:“我不怪哥哥,你千万别难过……

 “只怪咱们命苦呀……”哥哥说完走了。第二天,嫂子又交给她2斤棉花,命令道:“今天要是再纺不完,晚上就别回家!”曹娘娘心里有了数,接过棉花,赶上羊群,领着猫狗来到山坡。她把棉花往地上一放,猫狗就用牙咬着棉花往山上的柴草上挂。不一会棉花全成了线。曹娘娘高兴的把线一根根收了起来。

“来人了,有人给咱送吃的来了。”猫狗高兴地向她报告好消息。曹娘娘一看,山下果然有一个开荒的小伙子,拿着干粮朝她走来。她仔细一看,这人早就见过,是村里张阿伯雇来的短工,虽然常常见面,可从来没有说过话。

小伙子离她越来越近,她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快。当小伙子走到她面前时,她那颗少女的心跳得快要蹦出来了,脸儿羞得绯红,连忙低下头说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听说你一天没吃饭,我给你送点吃的。”纯朴厚道的小伙子,把馍馍送到她面前说。

“那你……”曹娘娘从没遇到过这样好的人,特别是心地这样善良的小伙子。

“我刚吃过,你快吃吧。”小伙子说完,把干粮放到她跟前,就走了。

“等一等……”曹娘娘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说出这句话,一时又没了下句,满脸通红。

“还有事吗?”小伙子返身回来,此时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问:“你怎么?”

曹娘娘这时鼓足了勇气,大着胆子说:“你真好,和我亲哥哥一样疼我。”停了一会,她抬起头来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家住在哪里?”

“叫赵三,家住在黄河那边东马头关。父母早亡,我自小一直靠揽工过活。”

“你也没有爸妈?”

小伙子点点头。

“咱们的命都一样苦呀!”曹娘娘叹了一声,又问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18岁。你呢?”小伙胆子也大起来。

“16,明年就17岁。”她生怕自己小。

两个人越亲热,话就越多。她把这些干粮全部分给猫狗吃,自己一点也不觉得饿。

晚上,嫂子见她把线纺完了,而且纺得十分均匀,从此,每天给她加半斤,一直加到10斤。但她仍旧天天纺完。嫂子不知道其中的奥妙。

时间过得真快,曹娘娘和赵三相识已经半年多了。一天不见面,两人都觉得少个啥。有一天,赵三突然到山坡上找她,对她说:“我的活干完了,明天就要走了,到我的钱攒够了,一定来娶你,好吗?”

曹娘娘心里一阵甜蜜,可又为赵三要走,难分难舍,抹着泪说:“只要你不嫌我,就是要饭,我也跟你。”

赵三一听,高兴得把她紧紧搂在怀里:“你等着,过一年,我一定接你到东马头关去”。

“说话算数?”“算数!”曹娘娘想了想说:“那你拿什么作证呢?”赵三摸遍全身,没找到一件值钱的东西,顿时慌了手脚。

曹娘娘的心越来越热,低声说:“你明天就要走了,今晚到我窑里来,行吗?”

“只要你愿意……”

“我一定等着你……”

自赵三走后,曹娘娘一天也高兴不起来,嫂子骂她不要脸。可直到第二年的正月,她才觉得自己肚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。她高兴的是赵三给她留下了凭证,苦恼的是受不了嫂子的虐待,又等不上赵三来娶她。

晚上,她痛苦地哭着,唤着赵三的名字。猫狗又对她说:“别哭了,你要是想去,就带着我们,拿上一个线蛋蛋往外滚。线滚完了,东马头关就到了。”第二天一早,曹娘娘交给哥哥一双布鞋,这是她亲手为哥哥做的,流着眼泪说:“哥哥,小妹不能再伺候你和嫂子了。我要到东关马头找赵三……”说完,就把线蛋往空中一抛,她和猫狗一起飞了起来。天快黑时,她和猫狗一起到了西马头关的黄河边。黄河水深流急,她求一位船夫送送她。因为身上没有钱,船夫不愿送。找了第二个船夫,才让她和猫狗上了船,船到河中心,曹娘娘为了惩罚第一个船夫,把鞋帮里的土倒进河里。船到对岸,这堆土已经露出水面(据说马头关渡口至今仍有一大堆沙丘,一不小心,就会翻船)。正月廿二,曹娘娘来到东马头关(今山西省大宁县割梅乡辖内)。她到处打问赵三,一位老汉说:“赵三说他要娶媳妇,出去挣钱去了。”

曹娘娘此时就要生养了,肚子痛得实在难熬,见不到赵三,眼泪只好往肚里流。

猫狗拉着她走进一个石洞。她因为难产,死在石洞里。临死前,她大声喊叫:“赵三呀赵三,你的儿女,我生不成了。死后,我一定还你儿女……”

曹娘娘的哥哥把曹娘娘的尸体埋在雷多山下。地面上很快冒出一股泉水,泉水清凉甘甜,缓缓流动。这股泉水,就是现在的雷多河。人们都说,这是曹娘娘的泪水变成的。在曹娘娘遇难的地方,人们为她修了一座庙宇,塑了一尊十分漂亮的金身。脚边还卧着一只猫,一只狗。每逢正月廿二,人们都要举行向曹娘娘求儿女的庙会。

现在,庙宇还在,金身已毁。不会生儿养女的人们还十分崇敬她。

曹娘娘不仅为我们留下了一个美好的传奇故事,而且紧紧连接着黄河两岸秦晋两省数万百姓的心。每年正月廿二至廿四日,许多人爬山涉水,走几百上千里的路,前来赶会求儿女。

打印    收藏
上一条:狼神山的传说
下一条:延长黄河战鼓
关闭窗口
 
网站总访问量: 人次

当前位置: 首页>>走进延长>>延长文化>>正文

曹娘娘庙的传说
2015年02月10日 09:56  

 

雷赤有个偏僻的小山村,叫曹家河。相传在很早以前,这里常常干旱无雨,水贵如油。有一年,连小河也干涸了,村民吃水更加困难,要到五里路外用毛驴去驮。村南的一个窑科里有两孔窑洞,住着一对青年夫妇。身边尚无儿女,只有一个妹妹,年方十六,聪明漂亮,心地善良,人们都叫她曹娘娘。只因缺水,洗不上脸,看上去有点脏。天长日久,“曹”字叫成了“脏”字。直到现在,这一带的人,把“脏”了都叫“曹”了,把“曹了”,也叫“脏了”,弄得“曹”、“脏”不分。曹娘娘12岁上死了双亲,只好跟哥哥嫂嫂过日子。

哥哥整天忙于干活,下地种庄稼,上山拾柴禾,对妹妹还算可以。但狠心的嫂嫂对她却很不好,轻则骂,重则打,处处刁难,常常寻事。家里原先只有10只羊,自曹娘娘当了羊倌,没几年就繁殖到50多只。曹娘娘12岁开始放羊,从小疼爱牲灵。

有一天,她放羊回家,走到十字路口,拾到一只猫、一只狗。这两只小牲灵饿得皮包骨头,嗷嗷直叫。她觉得怪可怜的,便抱回家来。可是嫂子嫌费粮,不让她喂。曹娘娘宁愿自己少吃一口,也要偷着喂它们。晚上还和猫狗睡在一起。

嫂嫂不光让她放羊,还要她每天纺2斤棉花。在山里一边放羊,一边纺线。放羊不能背纺车,2斤棉花怎能纺成线?嫂子故意刁难她,恶狠狠地说:“如果纺不完,晚上回来就别想吃饭!”

头一天,曹娘娘战战兢兢,手不停地捻,直捻到月儿上了山,才捻了一半。她又累又饿,胆颤心惊地把羊赶回圈里。刚一转身,嫂子竖眉瞪眼来到她的身边,大吼一声:“捻完没有?”

“没,没有……”

“你这贼女子,一天到地里光知道睡觉!”嫂子说完,抬起手来,抓住她的头发就打,还严厉地说:“回那窑里睡觉去,今晚别吃饭!”转身回去,就把门关上了。不顾哥哥怎么说,她都不让开门。

可怜的曹娘娘早已哭成泪人儿,肚子饿得咕咕叫,只好搂着猫狗睡觉。夜深,月牙儿高高地挂在天边,寒风一阵阵刮进破窗户。她冷得缩成一团,怎么也睡不着。此时,她非常想念爸和妈。小时候,妈妈是那样疼爱她,夜里常常是妈妈搂着她睡,妈妈用自己的身体暖着她。老天杀人不长眼,爸死了还不到两个月,妈也跟着去了。妈临咽气时,流着眼泪把她抱在胸前,拉着哥哥的手说:“我死后,你一定要把妹妹养活成人,我在阴间也就能合眼了。”

曹娘娘想起这些,越哭越伤心,不由呼喊起来:“妈妈,妈妈呀。你快来,你快来呀,把我领了去吧……”

忽然,她听见怀里有说话的声音:“别哭啦,明天你领着我们,我们帮你纺线。”她猛然一惊,原来是依偎在她怀里的猫和狗给她说话,还用舌头舔她脸上的泪水呢。

哥哥睡在隔壁的窑里,听见妹妹的哭声,心都要碎了。他平日就怕婆姨,只好在被窝里伤心地偷着哭。等婆姨睡熟了,偷偷溜下炕,拿了个窝窝头,来到妹妹睡的窑门口,从窗眼里把窝窝头递进去,哭着说:“快吃吧,妹妹,哥哥实在对不住你呀……”

曹娘娘接过窝窝头,拉住哥哥的手,哭着说:“我不怪哥哥,你千万别难过……

 “只怪咱们命苦呀……”哥哥说完走了。第二天,嫂子又交给她2斤棉花,命令道:“今天要是再纺不完,晚上就别回家!”曹娘娘心里有了数,接过棉花,赶上羊群,领着猫狗来到山坡。她把棉花往地上一放,猫狗就用牙咬着棉花往山上的柴草上挂。不一会棉花全成了线。曹娘娘高兴的把线一根根收了起来。

“来人了,有人给咱送吃的来了。”猫狗高兴地向她报告好消息。曹娘娘一看,山下果然有一个开荒的小伙子,拿着干粮朝她走来。她仔细一看,这人早就见过,是村里张阿伯雇来的短工,虽然常常见面,可从来没有说过话。

小伙子离她越来越近,她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快。当小伙子走到她面前时,她那颗少女的心跳得快要蹦出来了,脸儿羞得绯红,连忙低下头说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听说你一天没吃饭,我给你送点吃的。”纯朴厚道的小伙子,把馍馍送到她面前说。

“那你……”曹娘娘从没遇到过这样好的人,特别是心地这样善良的小伙子。

“我刚吃过,你快吃吧。”小伙子说完,把干粮放到她跟前,就走了。

“等一等……”曹娘娘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说出这句话,一时又没了下句,满脸通红。

“还有事吗?”小伙子返身回来,此时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问:“你怎么?”

曹娘娘这时鼓足了勇气,大着胆子说:“你真好,和我亲哥哥一样疼我。”停了一会,她抬起头来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家住在哪里?”

“叫赵三,家住在黄河那边东马头关。父母早亡,我自小一直靠揽工过活。”

“你也没有爸妈?”

小伙子点点头。

“咱们的命都一样苦呀!”曹娘娘叹了一声,又问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18岁。你呢?”小伙胆子也大起来。

“16,明年就17岁。”她生怕自己小。

两个人越亲热,话就越多。她把这些干粮全部分给猫狗吃,自己一点也不觉得饿。

晚上,嫂子见她把线纺完了,而且纺得十分均匀,从此,每天给她加半斤,一直加到10斤。但她仍旧天天纺完。嫂子不知道其中的奥妙。

时间过得真快,曹娘娘和赵三相识已经半年多了。一天不见面,两人都觉得少个啥。有一天,赵三突然到山坡上找她,对她说:“我的活干完了,明天就要走了,到我的钱攒够了,一定来娶你,好吗?”

曹娘娘心里一阵甜蜜,可又为赵三要走,难分难舍,抹着泪说:“只要你不嫌我,就是要饭,我也跟你。”

赵三一听,高兴得把她紧紧搂在怀里:“你等着,过一年,我一定接你到东马头关去”。

“说话算数?”“算数!”曹娘娘想了想说:“那你拿什么作证呢?”赵三摸遍全身,没找到一件值钱的东西,顿时慌了手脚。

曹娘娘的心越来越热,低声说:“你明天就要走了,今晚到我窑里来,行吗?”

“只要你愿意……”

“我一定等着你……”

自赵三走后,曹娘娘一天也高兴不起来,嫂子骂她不要脸。可直到第二年的正月,她才觉得自己肚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。她高兴的是赵三给她留下了凭证,苦恼的是受不了嫂子的虐待,又等不上赵三来娶她。

晚上,她痛苦地哭着,唤着赵三的名字。猫狗又对她说:“别哭了,你要是想去,就带着我们,拿上一个线蛋蛋往外滚。线滚完了,东马头关就到了。”第二天一早,曹娘娘交给哥哥一双布鞋,这是她亲手为哥哥做的,流着眼泪说:“哥哥,小妹不能再伺候你和嫂子了。我要到东关马头找赵三……”说完,就把线蛋往空中一抛,她和猫狗一起飞了起来。天快黑时,她和猫狗一起到了西马头关的黄河边。黄河水深流急,她求一位船夫送送她。因为身上没有钱,船夫不愿送。找了第二个船夫,才让她和猫狗上了船,船到河中心,曹娘娘为了惩罚第一个船夫,把鞋帮里的土倒进河里。船到对岸,这堆土已经露出水面(据说马头关渡口至今仍有一大堆沙丘,一不小心,就会翻船)。正月廿二,曹娘娘来到东马头关(今山西省大宁县割梅乡辖内)。她到处打问赵三,一位老汉说:“赵三说他要娶媳妇,出去挣钱去了。”

曹娘娘此时就要生养了,肚子痛得实在难熬,见不到赵三,眼泪只好往肚里流。

猫狗拉着她走进一个石洞。她因为难产,死在石洞里。临死前,她大声喊叫:“赵三呀赵三,你的儿女,我生不成了。死后,我一定还你儿女……”

曹娘娘的哥哥把曹娘娘的尸体埋在雷多山下。地面上很快冒出一股泉水,泉水清凉甘甜,缓缓流动。这股泉水,就是现在的雷多河。人们都说,这是曹娘娘的泪水变成的。在曹娘娘遇难的地方,人们为她修了一座庙宇,塑了一尊十分漂亮的金身。脚边还卧着一只猫,一只狗。每逢正月廿二,人们都要举行向曹娘娘求儿女的庙会。

现在,庙宇还在,金身已毁。不会生儿养女的人们还十分崇敬她。

曹娘娘不仅为我们留下了一个美好的传奇故事,而且紧紧连接着黄河两岸秦晋两省数万百姓的心。每年正月廿二至廿四日,许多人爬山涉水,走几百上千里的路,前来赶会求儿女。

关闭窗口
延长县人民政府主办
延长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延长县信息办承办
地址:延长县政府办公大楼 电话:0911-8615410